療癒系


吉本芭娜娜是我很喜愛的一位日本女作家。

第一次閱讀「廚房」中文版,立刻驚為天人!怎會有這麼能把情感詮釋得如此淋離的作家?!
然後就迷上了她。

只要中文版一出來,一定不會遺漏的去購買,
首次一定是很貪婪的先很粗略的把整本小說全看過一次。
然後,再仔細的看第二次。用心去體會每個字。
第三次、第四次....則視當時的心情,
總會挑到當時自己最想閱讀的那一段文字,
又再一次的讓文字撫慰心靈。
她的文章很有靈性。

不愧是日本天后級療癒系作家。

我想我之所以想學日文,
其中應該也包括這個緣故吧,
中文版真的翻譯得很棒,
但如果有能力閱讀日文版,
更能精準的抓到小說裡文字的精髓。

呵,那只是個理想。
超級遙遠。
對目前應該要好好背二級文法準備檢定卻懶散的我而言。

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每次隨手抽一本信手一翻,
文字裡處處是感動。
讓我想到好多好多的事,
然後慶幸自己在某個程度而言是幸運幸福的。

這幾年來看到身邊的朋友的成長轉變過程,
跌跌撞撞十分辛苦。
尤其是心靈上的拉扯,雖然知道那是人生不同階段成長的必然過程,
卻只能一旁觀看,暗暗的為他焦急或打氣,
畢竟只能靠當事人自己,要能走過這關心境上必定能柳暗花明。
但也不一定每個人都有這種過程,
我覺得那是幸福,
自然的心身成長沒有疑惑困擾,
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

剛再次翻完了「羽衣」,書裡提及的一段夢境,
使我想到2001年,也就是九二一後那年做的一個夢。

九二一那年冬天,收到了高中時期認識的一位朋友從國外寄來的問安明信片。
那天,在中美街家裡晾衣服的陽台,
看完他簡單問安及一、二行生活敘述後,突然覺得自己怎麼一直停滯不前?
當身邊友人的人生不斷的在往前時,我為自己做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
只顧著享受青春的美好。
這讓我很苦惱。
我還記得收到明信片後幾天,就找朋友去Friday's的吧台報到。

隔年春天,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我,和他坐在巴士上,
也忘了是誰先下公車,
夢中的我和他,很熱切的揮手,
甚至留在公車上的人,隨著公車發動,
頭手伸出車外,拼命的跟下車的人揮手,
下車的人也小跑步的追著車拼命的揮手喊再見。
似乎永遠再也不見面似的,
要好好的跟對方說再見。

「再見~再見~」
我在呼喊再見時醒來。
刹那間,
我很清楚的知道,
我不是在和友人說再見,
而是再和過去的自己說再見。

再見了、再見。

做完這個夢的隔天,
身心舒暢,
沒想到竟然以夢境的方式,
解決了一個心理上的問題。

有個朋友說這個過程好美,
可以拍電影了,片頭先由一片落葉帶到一張明信片飛到我手裡,
呵,他真是浪漫主義派。

我覺得我是幸運的,
尤其這二年來,看到身邊年紀比我輕的友人當生活為感情為工作煩惱不已,
甚至心靈上有很大的障礙待摸索待解決,
都讓我不禁想起這個說再見的夢。

說再見,很難,
但卻是一個開始。
Commented by sammi.hsieh at 2007-08-04 01:39 x
前不久 我們姐姐也借了廚房給我看
我...很喜歡那個故事
果然很有療傷系的感覺 ~~
Commented by riochen at 2007-08-04 14:47
這位香蕉小姐(BANANA)的作品不少,但中文版的量遠比不上日文版的,真希望翻譯的人能勤奮點。
by riochen | 2007-07-24 00:21 | 生活五四三 | Comments(2)

我想要, 心可以更自在, 更自在的過生活


by riochen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