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好快呀, 竟然, 再晚一點就要回家吃除夕夜團圓飯了。

以前小時候(國中前),對過年是很期待的,
最期待的一件事,莫過於收到大人的紅包。
每當吃完年夜飯後,長輩就會給上一包紅滋滋的紅包,
小學時,好像是二百元或四佰元,
國中時,好像是四百元或六佰元,
高中時,好像是一仟元,
其實詳細的數字已經記不得了,
但過年的紅包收入,對全年沒有零用錢的我來說,是一筆很重要的年收入。

還有,過年放假,可以過著看電視吃零食大人沒空管的生活。
我爸是生活很標準的人,明明他不是軍人,
我記得小學國中時期,不論放什麼寒假暑假,一律早上八點鐘前要起床,
如果睡超過八點還賴在床上,那就有得瞧了。
還有一段時期,早上五點鐘就要全家去大坑爬山,
說是有益身體健康,活著就要動,
對年幼的我來說,什麼身體健康對我來講是外星球的事,
哪能去了解大人說的話?
哎,小孩子是靠睡眠在發育成長的,
我懷疑我現在智商不足,
和一直沒法子睡到自然醒的童年有關。

說到睡眠,
成年後交了男朋友,才知道原來也有這種人類:
每逢週末假日,一天一定會花十二~十六小時在睡眠,
讓我百思不解,為何有人會把生命浪費在睡覺上?
也許,當年我爸也是這麼看待我的。

但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及工作壓力,
也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
深受失眠的困擾。
當時可真是非常羨慕能說睡就睡的人。
幸好,後來也相對的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調整作息及心態調整,
失眠的困擾也獲得解決。

話又說遠了,小時候過年除了可以拿紅包及買新衣外,
(我明明是女生,但也要撿哥哥的衣服穿)
但過年前的那段時間,是大人的惡夢也是小孩的惡夢,
可以看到大人不停的忙進忙出,透天的房子好像整個要把它翻過來,
偶爾要幫忙把最少有二百人份的碗盤之類的餐具及杯子,洗好之後又要全部再擦乾再收起來。
連天花板的水晶燈都要拆下來洗。
看到滿坑滿谷擺滿地的餐具,有時真的很想說老師說今天要去上學。
過年前就是諸如此類的事,磨石子地板掃完地用拖把拖完後,
還要用乾抹布趴在地上,均勻的擦上一層薄薄的臘,
再用打臘機把最少60至70坪的地板打得亮晶晶。

搬家後,住的地方變小了,
但再也不用每年重覆的做那些有時會覺得沒有必要的勞動,
倒也覺得慶幸。
而現在,自己有生活自主權,
平常想打掃就打掃,想擺爛就擺爛,
沒有年節前大掃除這回事,反正平常就需要打掃。
過年對我而言,就只是放假的日子而已,
反而是不方便增多,因為很多店家都休息,郊外都塞車,
變成待在家休養生息的假期。

不過除夕夜,
好歹也會在天黑前,
回家過年。
雖然有時老爸老人家會在進餐時發表演說,
偶爾唸唸我們這些子女應該改進的地方
(像我就是沒嫁人或沒順從安排參加相親實在太不應該太不孝了)
空氣會有一段時間是凝住的,
後來可能發現怎麼大家的用餐速度還挺迅速,
圍爐時間不到一個半小時就全體解散,甚至更快,
即席演講的戲碼好像就消失了。
(2/14補充: 錯! 並沒消失, 今年的點是放在入社會N年了竟沒存款太沒理財觀念太不應該,
但我要感謝郭董, 鴻海的頭獎得主因尾牙先行離開所以錯失千萬股票的良機,
這個新聞"幾乎"讓我成功的轉移話題,
但後來回到"人家郭董及王永慶當年也是很辛苦賺錢理財才有今日的成就...我輸了)

有一年倒也挺好玩的,
吃餐前老爸就先收紅包,
他說:你們確定你們要給我的紅包包好了嗎?
我就知道有詐。我身上是沒帶其他現金,
但則是叫二哥趕快加他自己紅包的碼。
果然,那年老爸有回包紅包給我們,
是我們包給他的紅包,他用double來回。
很有創意。

今年的除夕是在存中街的某家餐廳,大概三個月前就訂好。
晚點就要回家來當個乖女兒。
反正大人說話就點頭,要你回話就大聲的說"您說的都對",
兄嫂有什麼事,全部都微笑以對。
保持這個原則,大家都開心,呵,果然現在皮有厚了一點。

其實偶爾全家人一起吃個飯真的挺不錯,
一年最少有這個時間可以凝聚在一起,
這大概我唯一不會討厭那些傳統麻煩事的地方。

祝大家虎年快樂,團圓飯都吃得開心,
打麻將可以天長地久九連莊!
Commented by LU子 at 2010-02-21 16:26 x
忙碌的年終於過完了,呼~
祝~虎年行大運喔!=^0^=

對啦,有跟乾媽聯絡了耶,請大家等我一陣子,
年後要"趕工",再約聚會,如何?
(愷說希望去她家)
Commented by riochen at 2010-02-26 00:29
To Lu子, 我有回妳電話啦, 但妳像沒開機. 可以等妳一陣子沒問題! 有想念你們.
by riochen | 2010-02-13 16:33 | 生活五四三 | Comments(2)

我想要, 心可以更自在, 更自在的過生活


by riochen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